?
主頁 > 餐飲微信運營 >

復工在即,餐飲老板快撤回共享的員工!

 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,餐飲業是受波及程度情況最為嚴重的行業之一??土髁看蠓鶞p少,供應鏈受阻,無法正常營業,但門店、服務人員等經營成本卻在照常支出,餐飲企業告急。

  餐飲業遭遇“暴風雪”,零售業卻因疫情生意火爆。一邊是餐飲業員工“閑得慌”,一邊是零售業員工供不應求。在這種情況下,“共享員工”應運而生。

  而現在,全行業正在籌備復工,“搶人大戰”一觸即發。鄭州富士康為了搶人,把新入職員工的入職獎勵由3000元上調至7000元。

  此時餐飲老板或陷入新的糾結,復工降至未至,還能不能繼續把員工“共享”給別人?

  生鮮餐飲冰火兩重天

  疫情之下,“不要出門,居家抗疫”成為大眾的生活方式。

  以往需要在線下完成的事情幾乎全部轉戰線上,人們在線學習、在線辦公甚至在線購買蔬菜水果等飲食必備品。民以食為天,這讓盒馬、京東和蘇寧等零售平臺業務量劇增。

  根據蘇寧方面提供的數據,蘇寧易購平臺上關于蔬菜、水果的訂單量同比增長達680%;京東生鮮從除夕至初九銷售同比增長215%;每日優鮮從除夕到大年初八實收交易額相比去年同期增長350%。

  而在業務量增長的背后,零售平臺除了要保障食材供應量充足,平臺運力也成為一大難題。

  盒馬全國經營管理總經理胡秋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,疫情爆發導致線上單量遠大于平時。雖然盒馬開足馬力,但是各門店仍面臨用工壓力。

  這不僅是盒馬的難題,京東、蘇寧甚至非頭部的生鮮傳奇、京客隆也面臨用工荒。配送能力與需求量無法匹配導致用戶出現“搶購”熱潮——“凌晨12點搶盒馬的菜,定個鬧鐘6點半爬起來搶叮咚的菜……”這是當下大眾生活的畫像。

  為解燃眉之急,盒馬在2月3日推出“共享員工”計劃,共享的第一批對象被劃定為餐飲企業。這與餐飲企業目前存在大量待崗員工以及面臨巨大人員開支有關。

復工在即,餐飲老板快撤回共享的員工!

  ? 圖片來源:盒馬官微

  在疫情沖擊之下,國人“宅”在家導致餐飲店門庭冷落,收入源頭幾近被切斷,但員工工資等成本卻依然存在。此前,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曾對外表示,占據企業成本30%的人員開支是決定企業存亡的關鍵。

  一邊處于用工荒,一邊需要減輕人員開支,這成為兩個行業合作的關鍵,“共享員工”項目的落實自然水到渠成。

復工在即,餐飲老板快撤回共享的員工!

  ? 云海肴員工在盒馬接受上崗前培訓,圖片來源:盒馬官微

  對于“共享員工”計劃,最初是由盒馬推出,而后京東、蘇寧、生鮮傳奇及京客隆等小型零售商相繼跟進。目前,云海肴、西貝和奈雪等餐飲品牌均成為“共享員工”的參與者。

  根據各零售商給出的數據,截至2月10日已經有1800余人加入盒馬,蘇寧物流在線上共收到3000名以上的報名。京東集團則與其投資的達達集團聯合宣布向社會提供超過35000人的就業崗位(余缺調劑、崗位共享)。

  但“共享員工”真能成為雙方救急的良藥嗎?

  “共享員工”止損有限

  從零售商的角度來看,并非所有餐飲企業的員工都符合用工標準。進入盒馬的員工,從事的工作幾乎全部是分揀、擺架,并不接觸配送業務。

  關于這一點,胡秋根認為,配送員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崗位,他們需要對門店周邊的環境、三公里的環境,甚至每一棟樓有非常清楚地了解。

  這是餐飲企業員工所不具備的,也是盒馬引入運力公司的原因。

  在與云海肴、西貝等餐飲企業達成合作后,盒馬又與上海大眾出行、財新聯合汽車租賃兩家公司就“共享員工”達成合作。這類平臺有駕駛經驗豐富的司機,熟悉道路,是做配送業務最好的人選。另外,達達在用工方面也與滴滴出行達成合作。

復工在即,餐飲老板快撤回共享的員工!

  ? 圖片來源:盒馬官微

  但是,餐飲企業不能通過“共享員工”解決所有冗余人員的成本問題。

  此前,云南云海肴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品牌價值成長中心總監陳娜表示,云海肴除了對接盒馬之外,也在對接其他線上的零售,去實現人力部分的輸出,以緩解人力壓力。

  這僅是降低成本的方法之一。根據恒大研究院估算,2019年春節7天假期內,全國零售和餐飲業銷售額約10050億元。受疫情影響,估算餐飲零售業2020年同期損失5000億元。

  餐飲企業需要更多的自救措施來應對當下困境,目前云海肴、西貝已經成為行業中的代表。

  根據西貝賈國龍在2019新年賀詞中公布的數據,西貝集團2018年營收56億,堂食為48億,占86%;外賣為8億,占14%。盡管西貝的業務以堂食為主,但在疫情的突襲下,企業只能將業務轉移至線上。

  和西貝采取同樣戰略的還有云海肴,其品牌價值成長中心總監陳娜此前對外表示,已經加入餓了么與各大品牌組成的外賣安心聯盟,加大力度布局食品外送業務。

  不僅如此,該公司還探索以門店三公里范圍內的小區為半徑建立社群服務站,利用云海肴現有的供應鏈和物流,為周圍三公里范圍之內的居民提供原材料等食品采購。

  共享員工能否常態化?

  即便餐飲行業不能完全依賴“共享員工”解決問題,但“共享員工”確實更好地實現了人力資源方面的調配。

  盡管盒馬方面表示這種用工模式會不會大量復制還需要進一步探討,但盒馬與蘇寧都曾多次在業務高峰期采用過短期合作的用工模式,只不過盒馬的臨時員工來自外部,蘇寧來自內部。

  根據《商業那點事兒》報道,北京蘇寧易購相關負責人稱,從蘇寧成立之初到現在,共享用工已經成為企業內部行之有效的員工協同機制和工作機制。特定時期內,通過不同產業、不同體系及不同部門間員工的短期調配,成立臨時項目組實現效率與效益的雙提升。

  “從1月10日至2月初,北京蘇寧從門店、職能體系調配近2000人次對家樂福等進行多崗位支援,緩解其春節前后商超旺盛需求的工作壓力。春節期間支援家樂福門店分揀外賣工作的蘇寧員工平均每天約100人次。”該負責人說。

復工在即,餐飲老板快撤回共享的員工!

  ? 圖片來源:蘇寧官微

  此外,在一些發達國家,這種用工模式已經非常流行。不同之處在于,“共享員工”是企業與企業之間自行調配人力資源,解決特殊時期的問題。而國際上的普遍做法是由第三方公司來調配企業間的用工需求,因此靈活用工很可能在未來成為一種趨勢。

  但這并不意味著“共享員工”不存在問題。在疫情期間,員工安全、員工福利以及員工去到合作企業后的召回問題需要謹慎處理。當疫情得到控制,餐飲企業需要開工但員工如果還在外派,不能及時到崗,就會給企業帶來影響。

  總體來看,目前企業之間自行調配員工的模式還有很多需要優化之處。

  企業還需快速轉型

  “共享員工”或許只是特殊時點下催生出的“靈活用工”方式,除了人員調配,疫情之下更多關于行業發展的問題也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。

  以此餐飲業為例。當下,餐飲店正試圖通過更多樣的業務來補齊自身過于依賴堂食的短板。大力發展線上外賣,甚至像云海肴一樣打造社區商超,加速推動企業轉型是這次抗疫的重要措施。

  如同當年的傳統教育機構一樣,經歷了非典,新東方等老牌線下培訓機構都開始積極布局線上。各行各業在疫情的沖擊下,都會看到自身目前所存在的問題,并積極改善。

  與此同時,“近親”行業也會促使其尋找新的發展方向,比如零售業與餐飲業。

  幾天前,京東生鮮發起“餐飲零售發展聯盟”,推動餐飲品牌開拓半成品速食生產,并通過京東全渠道拓展銷售,實現“供應鏈轉型”。這不僅幫助餐飲企業實現業務多元化,還為自身提供了更多食材的供應源頭。

復工在即,餐飲老板快撤回共享的員工!

  ? 圖片來源:京東官微

  疫情雖然讓很多產業蕭條,但也揭露出其中的不足。從某種程度上說,加速了產業進入拐點的速度,進而快速進入良性發展軌道。

  而最后,究竟有多少企業能夠熬過危難時刻見到黎明,還要看其自身實力和應對危機的轉型速度。

?
經典客戶
四川熊猫麻将手机版